起死回生,期望200年后的科学技术复活

2019-10-05 作者:健康新闻   |   浏览(75)

英国一名十几岁的癌症少女决定让她的身体低温冻结,希望在200年后解冻复活,人体冷冻真的能让人起死回生吗?科幻电影中的一幕真的可行吗?

起死回生,未来见? 近日,一家名为阿尔科生命延续基金会的公司,为今年5月30日因胰腺癌去世的重庆女作家杜虹进行了大脑冷冻。杜虹作为中国首例参与人体冷冻保存以等待“复活”的案例,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图片 1

“人体冷冻术”这一设想,最早出现在科幻小说家尼尔·琼斯发表于1931年的科幻小说《奇异的故事》。小说中一个叫作詹姆斯的人去世后,遗体被发射到太空中。在那里,寒冷和真空使其遗体无限期保存下来。几百万年后,人类早已灭绝,某种外星民族发现了这具冷冻的尸体。他们把詹姆斯的头颅复活后移植到机械人身上,詹姆斯便长生不死了。

目前有两个进展让曾经很遥远的人体冷冻技术不再这么遥远。第一个是玻璃化。北极探险家和登山者学习到人类不是被设计成可以被冻结和解冻的。当我们的细胞冻结时,它们会充满冰晶体,当它们膨胀时会破坏细胞膜,在重新升温之后会减少了我们部分的身体。

以《星际穿越》《三体》为代表的科幻电影和小说中也出现过“人体冷冻术”的概念。作为人类对抗死亡的“最具野心的尝试之一”,冷冻术会从科幻中走进现实吗?

玻璃化的过程使用类似防冻液的化学药品和器官保存溶液的混合物代替血液来防止这种情况。当冷却至低于-90℃时,流体变成玻璃状的固体。这个技术已经明显地改善在冷冻和解冻胚胎的可靠性,尤其是在生育疗法里的卵,并且它对于小块组织和血管会起作用。

单就冷冻而言,技术上的实现已经无须多言了。理想情况下,在心脏停跳后几分钟内死者就会接受保存剂注射,替换掉体内相当一部分水分,这样在随后的冷冻过程中,细胞内部就会发生“玻璃化”过程,不会结冰,因而也就能保存许多结构的完整性。如果一切顺利,未来的技术进展或许就能利用这些资源“重建”一个人。

图片 2

杜虹所接受的冷冻手术就是如此。她离开人世后不久,Alcor的医生即对其遗体注射相关药物,启动冷冻过程。经过灌注、降温、玻璃化的遗体,被送到位于美国阿尔科基金会总部。在那里,头部被分离保存在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下,接受长期护理和保存。

在早些时候,科学家设法用低温冻结兔子的大脑,并恢复成一个完好的状态,虽然仍不清楚,大脑的功能是否也如表面外观一样被保留的很好。然而,甚至在玻璃化较大的结构,例如用于移植的人类肾脏,未在临床上执行且仍然有一些距离。

Alcor生命延续基金会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斯科特斯戴尔,冻室的墙上是一排高耸的银罐,每个银罐可以储存4具身体或者10个头颅。每一个银罐都用液氮冷却到零下196摄氏度,不需要用电,银罐的运作原理和热水瓶相似。工作人员甚至可以查看保存的人体。

伦敦大学学院外科和低温医学教授Barry Fuller说,目前正在对这些科学挑战进行研究,用于移植的冷冻保存人体器官的技术有机会在未来展示,将是验证概念重要的第一步,但目前我们还不能实现。

一切就等待未来的科技能解冻头部、复温,再造身体,实现“复活”。

图片 3

得益于低温生物技术的发展,人体冷冻技术于1962年被首次提出。这一年,拥有物理、数学双硕士学位的美国学者罗伯特·艾丁格出版了《永生不死的前景》一书,标志着人体冷冻保存运动的开端。他在书中预言:“我猜,我们中的大多数将被用无损的方式冷冻起来。”他还列举了大量事实,证明了冷冻复活的可能:“比如,许多昆虫等低等生物冬天都冻僵起来,春天又自动复活。”

第二个进展是什么?越来越多人认为,我们的个性、技能和记忆在某种程度上是由神经元的连结所定义的。这使得一些人推测,大脑的内容可以被下载到电脑里,让这个人在未来作为一个机器人生活而不是使实际的身体恢复生命。

阿尔科基金会网站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31日,基金会有会员1027名,保存有141具经过冷冻的人体。

这可能是胡说八道,但是牛津大学人类未来学院的哲学教授Nick Bostrom和他的同事Anders Sandberg都在寄望这种可能性。Anders在2013年的采访中说,一开始,我的生活将会是受限的,但到时候,我们能够和电脑真正的连结,所以我希望一旦复活,我的记忆和个性可以下载到电脑里。

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在读博士魏景亮,是此次人体冷冻手术中负责联络沟通的主要志愿者。他向媒体展示了一封64位科学家签署的关于人体冷冻的公开信。信件称,人体冷冻是一项合法的以科学为基础的努力尝试。考虑到技术发展,完全有理由相信,在现今可以达到的最佳情况下进行的人体冷冻,能够保存足够的神经系统信息,进而使得一个人最终能够完全恢复健康。

图片 4

科幻再怎么美好,终归要面对现实。就现实困难而言,冷冻后的复温是最大难题。北京安贞医院心外危重症中心主任侯晓彤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在我小时候就有科学家幻想并研究人临死前冰冻人体或细胞,期待有一天科学进步到可以复温后能够再治疗,据我所知现在还没有质的突破。”

然而,许多神经科学家已经指出,即使你可以编码大脑里天文数量的1000亿个神经元的连接,仍然无法捕捉人类心灵完全的複杂度。所以我应该保存我的身体吗?从纯科学的角度来看,你的钱可能可以更好地花在你还活着的时候。

如今侯晓彤已四十多岁,这项技术仍存在于科学家的幻想中。

侯晓彤所从事的工作跟“起死回生”多少有些类似:在病人心脏停跳、自主呼吸停止,整个人在“呼吸循环”阻断的状态下,借助体外循环技术短期替代心肺功能,接受心脏、大血管的外科手术,并且在手术之后,恢复呼吸心跳,重获新生。

但这一切都架构在人体体温在正常范围内。人体从低温复温到正常温度,现有的技术可能会让人大失所望。

天津一家三甲医院一位不愿具名的神经外科主治医师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在颅脑创伤、脑出血等手术中也会用到一些低温手段,现有的技术从中低温的35℃复温到37℃应该说没问题,但从亚低温的34℃复温到正常体温难度就非常大。

对于杜虹所接受的冷冻手术,该医生打比方道:“就好像用飞船把人送到织女星座去,到不到得了,能不能回来,都是不确定的事儿。”

资料显示,现有的复苏,只能在很小的器官上完成,最大的成功是冷冻并复苏了一个兔子的肾;更大的器官就需要更高的保护剂浓度,但浓度太大细胞就承受不了。因此,并没有任何一种冷冻后的动物被成功复苏。并且,目前的冷冻就是采取高浓度保护剂的办法,并不完全清楚这样到底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当然,当前的人体冷冻手术瞄准的是未来医疗科技的进步。杜虹的家属得到的是一份50年后、有可能落空的预言:“再见面,最短也是50年以后。”

50年够不够?侯晓彤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具体研究不太清楚,我觉得有可能,但真的不好预期时间。”

医疗人员与研究人员如今已经非常善于冷冻和复苏人体器官,包括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和用于生育的胚胎与卵子等。但是冻结大脑与此完全不同。实际上,还没有人死亡被冻结后复活的奇迹发生。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大脑成像专家温弗里德·登科认为,要想帮助冷冻的人复苏,至少还需要40年才能实现。可是那时候,我们可能已经找到能够治愈当前绝症的方法。

让冷冻的大脑复苏有多复杂?人类大脑是由数以十亿计的细胞组成的,最为重要的是确保它们保持完整连接。如果这些连接也被完整冰冻,未来科学家就有可能从冷冻大脑中读取它们,将人重新唤醒。或将这些连接复制出来,将其植入到合成出来的大脑与身体中,也有可能上传到计算机中。

最困难的部分是,研究人员可能无法完全理解这些连接,以便创造出完全相同的记忆和人格。人脑连接组项目旨在加强了解这个网络,但是要想取得重大进展,可能还需要数十年时间和无数资金支持。

中华医学会创伤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学会神经外科分会副会长江基尧曾经率先使用“超深低温技术”治疗脑缺血性疾病。他认为人脑的冷冻和复苏难以想象:“我根本无法想象在零下196摄氏度保存的头部是什么样子。相比于其他任何一种细胞,脑神经细胞尤其娇嫩,耐缺血缺氧的时间非常短暂,在常温下4到6分钟就会发生不可逆损伤,难以想象在液氮中保存,更从未有过复温的探索。”

有科学家认为,单从冷冻大脑这个方面说,无论是“复活”还是永生,有一种可能的方向是人脑 电脑的方式。在这些角度,倒是已有哲学家和理论家等提出理论和进行研究。

科学实验还是商业骗局?

对于女作家杜虹冷冻头颅并被期许50年后复苏整件事,江基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并不是医学的范畴,而是一种商业行为。”

前文中不愿具名的神经外科主治医师也称:“我不能臆测未来。”但就目前而言,问题很多,疑点很多,“说不准是不是骗局”。

Alcor基金会主席西蒙·考威尔对于“冷冻大脑,等待复活”这件事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是“重新定义死亡”:“50年前你突然倒在餐厅里,心跳停止了,人们就会认为,你已经死了。但是现在医护人员会立刻对你进行心肺复苏,你可能重新清醒。但按照50年前的标准,你已经死去了。人体冰冻保存技术只是更往前一步来挑战死亡的定义,今天人们死去,仅仅意味着当前的医学技术已经无能为力了,但是这不代表未来就没有办法。所以与其火化或者土葬,我们试图阻止身体的衰退。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谷歌“googleX”神秘创新部门主管、未来学家、人工智能学家雷·库兹韦尔预言:2045年,生物人将不存在,长生不老不是梦,纳米机器人代替人类心脏,50年内克服死亡问题……在《如何创造思维》这本书里,库兹韦尔坚信人类一定会制造出可与人脑相媲美的“仿生大脑新皮质”。他预言,只要仿生大脑新皮质与人脑新皮质“对接”起来,就能迎来无可限量的人类智能大爆发。

●雨果奖得主、《三体》作者刘慈欣:我不认识杜虹,但是关注她和家人的选择,钦佩这种先驱性的探索和尝试。但是我认为,以目前的科学技术水平,要“复活”冷冻中的人体面临巨大障碍。我认为死亡是人类必然面临的结局,如果未来一旦有技术可以实现“永生”,那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伦理学部主任沈铭贤:目前我国法律并没有禁止人体冷冻和长期保存的规定,但是,这一行为探索打破生命周期,将对医学伦理形成巨大挑战。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教授朱宏伟:人的思维意识主要由脑部产生,但是身体其他部分,例如心脏分泌激素,也有自主的节律,能对人脑产生影响,人脑移植后的新复合体到底是谁,他的社会属性如何,国内外都没有明确答案。

本文由特准特马资料发布于健康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起死回生,期望200年后的科学技术复活

关键词: 特准特马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