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下留人,我的机会是我自己铺的路

2019-08-17 作者:健康新闻   |   浏览(147)

我的机会是我自己铺的路

如果钉到手上,你懂的

我的机会是我自己铺的路 1993年8月,两分之差,我与大学失之交臂。半个月后,我来到深圳,去求职的路上下错了车,想找个人多的地方问一下路,一问才知道那堆人围在那里正是等待招聘。我加入进去,两个小时后,我得到通知被录用,职务是这家纸品厂的业务员,名片上印的叫业务主办。心情整个地淹没在兴奋中,这就是深圳,那个把“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喊响全国的地方。 归我主办的有27家服装厂,我的任务就是收订、运送他们所需的纸箱。这27家厂中有一家规模之大涵盖其他26家还有余。老板从我上班第一天起就叮咛要尤其关注这一家。所以,对这家厂未曾交往我先就心生敬畏。 但时间久了,就看到一些感觉中不应有的现象。有时我去取这批箱的尺寸、唛头时,正好看到后序车间的工人在将上一批货物打包装箱,好几次我都发现以统一件数人装的纸箱不足太大就是太小。纸箱小了,为了封住口,工人只好把衣服拼命往下压,封上的纸箱也不平整。纸箱太大,衣服松松垮垮地在里边四处移动。我没做过服装,但凭常识也能知道,衣服长时间过于挤压易生死褶,过于松了又易乱,并且不仅要枉费纸箱尺寸上的钱,客户也要多付货柜车、远洋轮船的费用等等。 我不由自土地担心,我怕服装厂的客户因服装厂小事情上的不负责任而导致他们之间的合作解体,从而服装厂因没了订单也就不会再来要纸箱,那么我们也将会由间接受害者变成直接受害者。于是,我主动向服装厂提出,在他们大货生产完毕行将订箱时,我会前去为他们义务量计尺寸。 为了精确,我从不用同一件衣服的大小厚度再乘以这一箱的总入箱件数来确定纸箱尺寸,而是将一箱所要求的全部件数按出货包装要求全部包好整整齐齐地叠放在一起,然后才确定它的长、宽、高。因为往往一件衣服所量得的数字与多件叠在一起所得的数字相差很大。衣服不是砖头,它有伸缩性,并且很大,我不会因贪图省点力气就粗枝大叶。 因为凭空多了这么一件事,我去这家服装厂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没事的时候,我就在后序车间观察工人们整烫包装,并且还常被抓差去计算辅料、配购胶针、胶枪、塑料袋。 愉快的合作中,时间也飞快地过去。一天,我又一如既往地来收量新货的包装尺寸,却发现车间有些乱,后序部部长因涉嫌一宗诈骗案而被传讯,因事发突然,离开时甚至没时间交待一句手头正待完成的工作。我到时,老板刚从外地赶回,脸色铁青,一言不发。我告诉他先别着急,这些工序我大体熟悉,我觉得我可以顺利完成这些工序。 我给公司打电话讲明情况后留在了我们的客户处帮忙。因为平时的留心,一切进展顺利,当那批货物顺利装上香港开过来的货柜车后,我继续留了下来。没有任命,也没有办理任何手续,我成了这家服装厂后序部部长。 月末发工资时,财务总监开玩笑说:“你知道我们厂会用你吗?”我说:“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没进你们厂就在为你们厂做事情了,你们不用我用谁。”

我们是牛仔裤的制造加工者,但我们更是搬运工。

厂里有一个姓w的大客户,他可是个大客户,厂里有四分之一的货都是他的,但是不管在哪个工序,大家见到w的货都发愁,鬼见了都发愁,为什么呢?因为大部分w的货都很重,最重的一种款式每条裤子有590多克,也就是不到一斤二两一条。这样的裤子颠覆了我们对牛仔裤的看法,w先生,我也是纳闷了,难道你的货是论斤卖的吗?

经过裁剪车间的布,一层一层的铺到长达六七米的案板上,前几年还没有铺布机的时候,铺布的工人都是来回的跑着铺布的,直跑的气喘吁吁,汗流浃背。铺好布后,把布裁成一匹一匹的,就像一匹一匹的猪肉一样送到缝纫车间,缝纫车间大概二十个人分为一个小组,缝纫女工的年龄从十七八岁的姑娘到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都有,这些布分给缝纫机工后,就只能听到缝纫机的声音,在缝纫机的针头一上一下快速奔跑间,已经把两片布缝合到了一起,由于缝纫机的针头经过布面太快,激起了很多布里的灰尘,这些灰尘往缝纫机工的鼻孔里钻,戴一个医生戴的那种一次性口罩自然挡不住这许多的灰尘,她们吸到呼吸道里的何止PM2.5,恐怕PM0.5到PM10都有。这些缝纫机工,工作超过五年的,腰间盘突出,颈椎病一样都不少。

图片 1

这就是牛仔裤的来历,我的文笔不够好,不能将这个过程中的细节描述的像放电影一样那么有看头。

尊敬的客户,你的每一个小问题反应到我们老板这里,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大问题,我们一定会谨慎对待,如果您可以对我们有一点点包容的话,我代表全厂300人感谢您,我代表我八辈祖宗感谢你,我感谢您八辈祖宗。                                                                                           

从锁钉车间出来的裤子已经是成品,然而还不能穿,因为这些裤子全都是黑色的,没有经过水洗,只好拉到水洗车间,让做工艺的师傅再加工,让水洗师傅调好颜色,放到大型洗衣机里洗个一两遍,再烘干,然后拿出来才会是我们看到的蓝色的牛仔裤。

594克,也就是不到一斤二两

从缝纫车间出来的裤子,已经算是半成品,接下来这些裤子被拉到锁钉车间,锁钉车间的工人负责把裤子需要加固的地方打上结,以防止以后的穿着中裤子会开线。

剪完线头后要吹线头,就是用一个温度高达几百摄氏度的像吹头发的吹风机一样的东西来把剪完线头的牛仔裤再扫一遍,这一个工序的工人在最忙的时候,每人每天会有三千到六千件牛仔裤经过她们的手,这个工序在干活的时候,线头在“吹风机“的烘烤下,迅速萎缩,熔化,释放出多种不知名的有毒气体,有的款式可能是因为布料的原因,会特别难闻,呛得人咳嗽。                                              吹完线头以后就要钉扣,就是牛仔裤拉链上的那个扣和口袋上的小装饰扣,这个工序在包装车间属于比较危险的工序之一,因为如果干活的时候走神或者是反应不过来,就会把铁钉钉到自己的手上,如果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会少则十天多则二十天不能上班,没有收入。这个工序的人每人每天大约有两千件裤子经过她们的手。   

图片 2

因为本人在包装车间工作,所以对于包装车间的工序更加了解。

为了生活而奔波,为了理想而奋斗。

图片 3

我们不是一无所有,我们有智慧和双手。

  尊敬的客户,你可知道,负责钉尺码号的工人一共两个人,产量最多的时候一天要钉一万件牛仔裤的尺码号,在这个一环紧扣一环的工序中,他们上厕所都是跑着去的,他们从上班到下班要干十四五个小时,而且是用小推车从这个车间推到另一个车间去干活,在路上就耽误了很多时间!

    尊敬的客户,您还记得吗?那一次您收到的货中,有一条裤子的尺码号钉错了,您把这个问题反应给了我们的老板,老板就会找车间主任,车间主任就会告诉大家,让大家干活注意点,仔细点,如果再出差错就要罚钱。

传说有一个缝纫女工由于在缝纫机前久坐,把屁股上都坐出了茧子,新婚之夜老公问自己:“怎么你的屁股比砂纸还要粗糙?”

这一个个看似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工序,没有个十天半月的时间,也是难以熟练的。

图片 4

牛仔裤经过了这许多的工序,经过了许多工人的手才破茧成蝶成了一条蓝色的牛仔裤,你一定认为这就是成品裤子了,是可以拿到市场上售卖的,不,还是不行,还要经过包装车间的加工,就像小品演员赵丽蓉要经过“如此包装”才能出道一样。

裤子还不是裤子的时候,开始只不过是一卷一卷的布,这些布用汽车拉过来,拉到厂里的裁剪车间,由裁剪车间的工人放在肩膀上,扛到车间里,一卷布一般一百二三十米,重量何止百斤,像房梁上的柱子一样粗,如果没扛过布,都不知道该把这卷布的哪一段放到肩膀上,怎么放最省力?但是不管是不是省力,扛过布以后,肩膀上就会留下一片红印,那是硌出来的。

尊敬的客户,听我说了这么多,好像带你在服装厂逛了一圈,你一定了解了服装厂打工者的艰辛,还希望您在发现我们的微不足道的小问题的时候可以多多包涵,当然我们也会精益求精,把活干好,尽量让您满意的。

      钉完扣以后就到了整烫的环节,首先是用蒸烫机干活的工人们,这个工序也算包装车间里比较危险的工作。要把牛仔裤的腰部到裤裆这一部分用手套在模具上,用脚控制开关,如果稍微走神或者疲劳过度产生了误操作的话,把手留在了机器内,机器释放出来的大量蒸汽会把手蒸熟,我的一个朋友前几年就出了这样的事故,他的手被机器烫到后,疼的晚上睡不着觉,手肿的像鸡腿一样大,最后也没有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大拇指变得不能弯曲。                                                                                                                              经过蒸烫机的衣服,下一个工序就是熨烫,熨烫的时候需要把裤子里面的裤缝抠的让它朝一个方向,如果没有经验的工人,光这一个动作就要练十天半个月才能熟练。表面看起来这个工序的工人是最有意思的,因为他们干活的时候总是在扭动自己的身体,其实这个工序也是最累的一个工种,如果从上班到下班不停的干,站着干活,干活超过十三四个小时的时候,会让人觉得站的有一种恶心的感觉,偶尔坐一下会有一种幸福的好像到了天堂的感觉。                                                                                                                                                                                                              熨烫过的裤子就可以钉到腰上一个纸质的尺码号,也叫腰卡,就是我一开始提到的那个工序,这个工序需要先看一眼裤子里的尺码号,然后找一个大小一致相对应的尺码号钉到裤腰上,最忙的时候一个人需要重复动作4-5千次每天,人毕竟不是调好程序的机器人,难免会出错。这个工序的人要把裤子从这个车间运到那个车间才可以干活,只是来回的用平板车运裤子一天就要运大约二十趟。                                                                                                                                                  钉完尺码号后要穿到裤腰上一个纸质商标,以便让消费者知道这一件商品从何而来。 然后就到了质检的环节,质检的工人除了要检查包装车间所有的工序干的活是否合格以外,还要看裤子洗的颜色好不好,有没有局部的色差,如果所有的环节都没有问题的话,才可以把裤子叠起来,然后交给装袋的工人们,装袋装箱。如果裤子过不了质检这一关,是颜色不好,或者是布残,也可能两条腿不等长,那这种裤子就会成为“残品“,而不能作为一条正常的裤子卖给消费者,从而贬低了它的价值。“残品“的裤子像一个残疾人一样被别人嫌弃。

图片 5

图片 6

  尊敬的客户,你可知道?你的每一个问题反应到我们老板这里,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大问题,可都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就是钉尺码号的

尊敬的客户,您只是见过一条一条的成品牛仔裤,一定不知道产品背后的故事,那就听我慢慢道来吧。

                        新工人艺术团《劳动者赞歌》         

  “离开了亲人和朋友,踏上了征战的路途。

劳动者创造了这个世界,劳动者最光荣。”

而且,w的货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款式设计的非常像,很难区分,有的款式比一个妈生的双胞胎都要像,很容易混。

首先,水洗过得牛仔裤要剪线头,剪线头的工人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她们干起活来可以说是要钱不要命,虽然一天忙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但她们连水都不舍得多喝,因为喝多了水要跑厕所。她们吃饭只是在厂门口买点饭,有的人都不舍得买四五块钱一顿的饭,只是从家里带点馒头咸菜,带过来已经是凉的。吃完饭就要投入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中。她们都是站着干活,一天下来就要站十个小时以上。

本文由特准特马资料发布于健康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刀下留人,我的机会是我自己铺的路

关键词: 特准特马资料

健康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