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改良委药价管控思路分明,扶低抑高

2019-10-21 作者:中医养生   |   浏览(120)

周四,国家发改委医药价格座谈会如期召开,大智慧通讯社独家获悉,会上发改委再度对此前征求意见的低价药品进行了讨论,“扶低抑高”的药价管理思路明确。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医药价格处处长宋大才在“声音·责任” 两会医药卫生界代表委员座谈会上透露,未来,麻精类药物价格还将继续调整,中药的调价正处于前期准备中,争取年内落地。低价药目录有望上半年出台。

今年10月,发改委酝酿出台低价药品目录,并向相关部门下发征求意见稿,试图取消890种低价药品原定的最高零售价,改为在日使用费用范围内,企业可自主定价。在各省市招标中,广东、山东等省也在拟定低价/廉价药品目录,一位华南招标负责人对此表示,届时一大批药企或受该政策红利,出现复活。市场预测,若该政策能够顺利执行,华润双鹤主营品种降压0号和天士力复方丹参滴丸等都有望迎来提价。

去年底,在国家发改委举办的医药价格座谈会上,发改委价格司再度对此前征求意见的低价药品进行了讨论,2014年“扶低抑高”的药品价格管理思路已经明确。

与低价药相比,高价药则已成为众矢之的。今年7月的内部讨会上,卫计委就曾明确表态,建立价格谈判机制,从销售金额前200位的合资、进口药等高价药的生产企业进行谈判,从全国范围内降这些药品的虚高价格;在各地招标中,高价的原研药也在质量层次的划分中“降级”处理,意在降低这些药品的价格;此次会议,发改委的首次明确表态“降低部分高价药的最高零售价”,使高价药遭受多重打击。

中成药调价悬念

在该会议上,发改委提出将实现鼓励药品质量差异的政策。中央在降低高价药的价格、保护低价药品种中,使药价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趋于合理。

2013年1月,发改委发布第31轮药品价格调整方案,医保目录化药全品类降价方案落定,而医保目录内的中成药价格调整却迟迟没有出台, 2013年内出台中成药调价方案的预期也已落空。

据记者了解,中成药调价方案在2012年就已被发改委提上工作日程。早在2012年9月,发改委便已对中成药开展成本摸底工作;进入10月后又先后两次召开中成药价格评审座谈会,为调价做准备。

2013年以来,发改委又先后多次组织内部会议对调价方案进行讨论。市场最关注的中成药调价方案调价幅度说法不一,其中独家品种和中药注射剂价格降幅最具争议。

各有安排

此前业内盛传发改委希望将药品价格管理模式从“最高零售价”转向“基准价”的管控,且部分高价药将面临最高零售价的调整。对此情况,宋大才在本次座谈会上表示,基准价需要报国务院审批后才能推开,现在还没开始试点。

去年上半年,发改委价格司曾进行过一轮征求意见,但是该工作一直进展缓慢。宋大才也表示,目前全面实施条件还不是很成熟,计划通过选择部分地方开展试点。

去年末,发改委下发《关于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将890个品种剂型纳入低价药品清单,拟将日均费用化学药3元以下、中成药5元以下产品纳入低价药品目录,对目录内产品取消国家最高零售价,改由企业自主定价、省物价局备案。

“本次改革政策核心思想是制定合理的日使用费用标准,根据中药、化药不同类别划定相应的标准,纳入低价药范围的药品零售价格限价取消,生产企业在费用标准内自主确定价格。”宋大才如是说。

与低价药相比,高价药的药价调整也深受关注。去年卫计委就曾明确表态将建立价格谈判机制,从销售金额前200位的合资、进口药等高价药的生产企业进行谈判,从全国范围内降低这些药品的虚高价格。而发改委也曾明确表态,对于高价药的最高零售价也要进行调整。由此可见,随着最新版医保目录的出台,高价药的调整也将迎来一波高潮。

本文由特准特马资料发布于中医养生,转载请注明出处:发展改良委药价管控思路分明,扶低抑高

关键词: 特准特马资料